泰游趣泰国旅游攻略网
泰游趣泰国旅游攻略 泰游趣泰国旅游攻略

在大城这种泰国三线小城市医院也能看心脏病?

发布时间:2017-08-17 16:10:12   作者:有层次的洋葱头    阅读量:

在大城这种泰国三线小城市医院也能看心脏病?

暑假,我们一家三口去清迈旅行,全程两周。清迈这几年很火,去过的人应该不少,作为泰北最发达城市,清迈有医学院,也有规模可观的医院。然而我们的就医故事发生在“大城”,考虑到一些朋友可能并不了解大城,所以我先简单介绍一下。

大城(Ayutthaya,音译为阿育他亚)距离首都曼谷只有约80公里,历史上也做过暹罗的都城,拥有一座古城遗址公园。类比的话,有一点像暹粒的吴哥,当然没有吴哥那么大规模,主要是看残旧的寺庙和佛塔,如果七七八八都逛到,大概要花一天时间。

大城

80公里看上去只是上海到苏州的距离,不过大城当然不是姑苏,除了历史遗迹啥也没有,所谓的市区很小也很旧,没有气派一点的房子,也没有好一点的车。如果你对泰国的印象停留在曼谷、清迈、芭提雅、普吉甚至苏梅,那你几乎不能想象大城的样子。

我们从清迈坐火车过来到大城站下车,但是居然没有站台。所以最后一级台阶我们是从挺高的火车阶梯上直接跳到轨道地基上,然后就拎着箱子,迈过了一道又一道的铁轨,这是我对大城的第一印象,不是太美妙。火车到站大城约莫是早上8点半,我们出站打了个突突车去酒店,寄了行李,就去逛遗址公园。

逛第一座寺庙时,老公就蔫蔫地拖在后面,说人不舒服,累;到了第二座寺庙,他干脆就不进去了,我和女儿匆匆逛完,一家人决定先回酒店休息。起初我还以为他可能只是前一晚在火车上没睡好累着了,让他进房间躺会儿,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他还是说不舒服,一搭脉搏有170-180,就知道他是室上速发作了。

室上速

“室上速”的全称是“室上性心动过速”,通俗点讲就是心跳一下子变的很快,百度查出来的数据,发作时心跳可达150-250次/分钟。这个毛病不致命,病人发作的时候就是难受,心慌、胸闷,有时心区会痛,多数情况几分钟就会缓过去,所以也有不少人并不去做根治(大小也是个心脏相关的手术,胆小的人都会怕,能免则免)。

老公之前在上海发作过一次,被医院确诊为室上速,因此我们知道是这个毛病。接下来老公又躺了两个小时,情况并没有缓解,我有点着急,毕竟多数患者只发作几分钟甚至几秒钟,心跳就会恢复正常。我打电话给国内做过医生的朋友寻求帮助,有人建议他做个呕吐的刺激,就是用牙刷或手指扣压舌根,触发呕吐,或可调整心率。

抠了半天嗓子,干呕了几下,老公说好像好些了,一搭脉搏,还是170+,除了躺着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。再打电话去咨询,朋友说最好还是去就医吧,长时间的心动过速有可能会引起心力衰竭。“心力衰竭”四个字有点吓到我们,这才下定决心把12岁的女儿一个人留在酒店,我陪老公去医院。

大城医院

身处异国他乡,我俩毫无方向,只好去找酒店的大堂经理求助。在大城这样的非旅游热门城市,除了旅游接待人员,大部分人英文水准很差,就算在酒店,也只有大堂经理可以稍微沟通点复杂的问题。我们住的酒店马路对面就是大城市立医院,建筑尽管很破败,看起来还蛮有历史感的,要知道上海也有这样的老医院(比如上海市儿童医院),水准并不低。

不过我把老公的情况和大堂经理大致介绍了一下,大堂经理说你最好还是去私人医院,对面的医院是公立医院不够好,而且那天是周六,可能也不开门。依我们在天朝的习惯思维,难免还是觉得公立医院更正规,有几个人会去民营医院看心脏病啊。

再打电话回国咨询,医生朋友说,国外还真是私立医院好。那就私立医院吧,大堂经理帮我们打了个车就陪我们出发了。毕竟是周六,又是小地方,大堂经理也是颇费周折地打了好几个电话,才找到市区的一个诊所,不出所料,医生说处理不了这样的情况,然后大堂经理又陪我们去了另一家医院。

大城医院

老公刚一下车,大堂经理已经找了一辆轮椅来,直接把他推进了医院,然而刚进医院大厅,我们就被一个护士长模样的人叫住了。没还等我回过神来,护士长立马安排了一个医院护工来推轮椅,并且批评了那个护工,从神色上猜,似乎是批评那个护工太不主动,怎么可以让病人家属自己推轮椅。

一边往里走,大堂经理一边用泰语向护士长介绍我老公的情况,院方随即安排我们去查心率和血压。好家伙,这把心率测出来是220次/分钟,一下子护士们都紧张起来,轮椅也不让坐了,赶紧给推了张床过来,一大堆人张罗着把老公推到一个单独的房间,各种电极呼啦啦接到他身上,一大堆的显示屏跳着各种数字,当然我除了心率什么也看不懂。

这时候距离老公最早感到不舒服和心动过速,已经过去5个多小时了,我也越来越紧张,一方面是担心情况会不会更糟糕,另一方面也没法对这样一家小城市的城郊医院建立信任。护士们散了之后,只剩下一个年纪较长的护士在这间病房处理事务,只见她忙碌地走进走出,把各种器材设备搬来搬去。

大城医院

等了好一会儿医生才出现,还是大堂经理帮我简单介绍了下病情,我好想直接告诉医生老公就是“室上速”这个毛病,但语言不通无法沟通。总算我又想起上海的医生说过,“室上速”的原因是患者心室里多了一条“旁路”(正常人没有),我还记得当时自己抓狂地在脑子里搜索“旁路”怎么表达,最后用了“Another path”,尽管不精准,医生还是秒懂了。

接下来医生就给治疗方案了,仅从沟通来看,真是相当严谨,就跟美剧“实习医生格蕾”里一样:第一步,我要用什么药,如果没有效果我会把剂量增加到多少;如果还没有效果,我会怎样。怕我没听懂,医生请懂中文的亲戚大致做了翻译,还特别关照我们,静脉注射用地针筒很粗大,请我们不要害怕紧张。

由于我们在上海经历的治疗也是类似方案,我大致认为医生的判断是正确的。接下来就是等护士搬器材和药物,以及医生问我有没有买保险,如果买了保险可以不必付费。我当然买了,不过买的时候脑子进水,保单上填的证件号码都是身份证号码,和护照号码对不上,医生也没办法,很客气地说那你等会儿要先付下费用,回家后再向保险公司理赔了。

老公的小心脏这次很配合,第一针推进去,心跳就降下来了,我在屏幕上看着数字从220+直坠到80+,非常戏剧化。药物见效,大家都很开心,医生本来还建议我们在监护室多观察一晚,考虑到女儿还小,留她一个人在酒店过夜实在不放心,我们还是决定老公心跳稳定住了就回酒店。

大城医院

静躺了半个小时左右,医生准我们离开了,同时谆谆教诲注意休息不要劳累,尽快回家。接下来我去结账,拿药。费用一共1800泰铢,合人民币300多块,便宜的惊人,当时甚至觉得保险公司给不给我赔也都无所谓了(当然保险公司不但赔了,还赔的飞快,在此就不做广告了)。

走出医院,司机还在外面等着,很殷勤地扶老公上车,送我们回了酒店。整个过程,大堂经理全程陪着,到了酒店,还问我们要不要给准备点特殊的晚餐,然后帮我们去超市买了广式云吞来煮。这一天都很忙乱,自己惊魂未定,没顾得上好好谢谢大堂经理,第二天结账离开大城,想和大堂经理拍个合影,再给点小费,没想到她不当班了,只能留了个信封给她,也颇为遗憾。

回上海后,老公乖乖到中山医院去看心内科,入院做了射频消融术,也算彻底根治了。看门诊的时候我们向中山医院的医生讲述了在泰国的经历,出示了泰国医生写的病例,中年的上海医生也很感慨,吩咐边上的实习医生说:过来看看人家泰国医生写的病例,写的多清爽(上海话,条理清晰的意思)。

推荐阅读:

我在泰国的就医经历

从曼谷两家私立医院看境外医疗

您也可以查询相关关键词: 泰国医疗   大城医院  

泰国旅游攻略
评论
泰游趣泰国旅游攻略网
Top